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季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人成功,不在于你赢过多少人,而在于你与多少人分享,帮过多少人。你分享的人越多,帮过的人愈多,服务的地方愈广,那你成功的机会就愈大。传递正能量,从我做起,主要有您的功劳!--马云

网易考拉推荐

蒋勋:生命不应该委屈自己  

2017-06-13 00:35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谈情欲孤独这个主题,有我自己非常多的切身感触在里面。也感觉到原来应该是一个极其美好的青春,因为沾染了许多道德上的洁癖,反而变得非常的阴暗。

回想起来,那个发育的年龄,身体发生变化的年龄,没有被鼓励像花儿一样绽放,青春没有被歌颂出最美好的部分,相反却躺在阴暗的角落里,自己去解决身体上的难题。那些阴暗的角落是见不得阳光的,充满罪恶感的小小的角落。

有时候跟同样年龄的朋友回想起来,每个人的青春都有那个阴暗的角落。我自己在教书的时候,会一直鼓励学生走出那个阴暗的角落,到比较光明的世界里面去,因为情欲并不可耻,情欲也不一定是罪恶。

在西方的文学里,听到罗密欧在阳台下对朱丽叶朗诵出最美丽的诗句的时候,那个是美丽的青春。我们的文化里当然也有,《西厢记》就是如此,美丽的少女崔莺莺住在庙里的西厢,张生为了追求她,会爬过那个墙。我在一个大学里任教的时候,晚上一两点钟,有时候看书看到很晚,想趁着月光在校园里散散步,就发现那个加了很多铁丝网的女生宿舍,“咚咚咚”跳出三个黑黑的人影。我发现,加了铁丝网,这些女生宿舍里的女生还是会爬出来,我不知道她们爬出来去干嘛,也许是找朋友聊天,也许是去看电影。那个时候女生宿舍是不准出来的,它的大门锁起来,可是我们知道青春是关不住的,身体的渴望也永远是关不住的。

在长时间儒家文化的影响下,我们希望能够把个人从整体社会的伦理当中救出来。我常常鼓励大家,除了儒家文化之外,能够多接触一些老子庄子的哲学。尤其是庄子,他在看待人生的时候,的的确确与孔子孟子非常不一样,他好像不关心“嫂溺援之于手”的问题,他讲的最美的句子是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。他鼓励每一个人做孤独的自己,在你做别人的儿女、别人的父母、别人的妻子丈夫之前,你首先应该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。

就像你在爬山的时候,登顶之后仰天长啸,那才是一个完整的个人,完全没有考虑到我是爸妈的儿女、某某人的父母,或是学生的老师,我就是一个独立的非常饱满的个体,这是庄子鼓励的个人。庄子鼓励我们走到高山上,走到大海边,面对一片汪洋大海的时候,会有一种心情上的澎湃,这种心情能让人拥有自我孤独感的满足。

大家都觉得孤独是很忧伤的,可是不一定,孤独有时候非常饱满。我好几次在花莲台东的海边,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太平洋,就会唱起歌来,觉得孤独里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,我想这就是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吧。

庄子觉得一个人活在一群人当中,他可能就会成为这群人的一个附属品,活不出自己来,就像我们前面提到说他(她)是爸妈的儿女,是小孩的爸妈,永远在扮演一个附属品的角色,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自我。

他认为,你能够爱他人,首先是你能够爱自己,你必须能够活出一个完整的自我,你的生命才足以去担负他人的生命。因此,我们必须首先把自我完成了,最后才能做别人比较健康的父母,别人比较健康的儿女,所有的立足点都应该在自我上。庄子不希望我们每个人委屈自己,为父母委屈,为丈夫为妻子为儿女委屈,这些都是不健康的,你应该首先让自己是一个快乐健康的人,对别人的爱才可能是健康的。

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这句话是我们在谈论情欲孤独时特别要探讨的主题,从儒家层层封锁的伦理当中,能够有一个孤独的出走。

如果我们能背起背包,走过高山,走向海边,我们会感觉到作为一个独立个体那种生命的巨大满足感。父母应该鼓励孩子走出去,孩子也应该鼓励自己的父母能出去爬爬山,去看看海,父母也有他们孤独的时刻。我想这会不会是另外一个不同的对生命价值思考的起点。

美的沉思,我是蒋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